这些年,陪我做设计的两句话

高三的时候为了美术高考,学校开了设计课。那时也不理解设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只是照猫画虎做些装饰画作业。这块我当时我总是感觉不得要领,后来有个复读的师兄,信誓旦旦一定要考央美的设计系什么的,后来他也真的考上了。那时他老来我们画室看我的素描和速写,有一次说起来设计,他说了一句话让我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考,他说首先你得知道“什么是好”。

什么是好

可惜我那时候理解的“好”,只是自己的一种偏爱,那时我总觉得设计得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出来。比如把人的脑袋换成一个电灯泡或者一个马头,比如把一个人的牙齿换成黄豆,比如一个人的眼睛长在脚板底下,这一类怪诞的想法。

刚入行总是沉湎于表现形式,一个稀奇古怪的图形与一张普通的摄影照片,都是表现形式的一种。这个可能也与设计师都是美术专业出身有关系,我们经年累月的素描色彩训练改变了我们观察这个世界的方式,培养了视觉上的敏锐之后也对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过于自负,所以在刚开始从事设计工作的时候经常会过分坚持己见,我在工作前几年也经常这样。现在想起来可能是觉得自己的某个设计形式模仿了国外某个设计作品,因而感觉自己也高大上了,然而对于不是美术专业的比如老板、客户、或者其它人提出的质疑就会比较反感。心里默念一句可以净化心灵的咒语:你丫懂屁。

所以那时候我也经常想,为什么我认为的好,跟别人认为的好不一样?后来过了很长时间在HP的时候听到一位做售前的同[……]

>> read more

我的心理感受,你能设计吗?

1918年,苏联导演列夫·库里肖夫为了弄清楚蒙太奇的并列作用,给俄国著名演员莫兹尤辛拍了一个无表情的特写镜头,并且这个镜头分别和一盆汤、一口安放死者的棺材、一个小女孩的镜头并列剪辑在一起,观众在观看过程中认为莫兹尤辛演技非常好,分别表现出了饥饿,悲伤及愉悦的感情。因此库里肖夫认识到造成观众情绪反应的并不是单个镜头的内容,而是几个画面的并列:单个镜头只是电影的素材,蒙太奇的创作才是电影艺术!这个东西后来被称为库里肖夫效应,在姜文的《一步之遥》中也借王志文之口做过普及,这其实是一种心理效应。

就一眼,能看懂多少?

周传基教电影首先让大家明确电影是一种视错觉,拍电影要懂心理学。一帧一帧静态的画面连续播放形成了动态的影像,完全相同的几个片段按照不同的剪辑方式可以带给观众截然不同的心理感受。

诺曼博士在《设计心理学》将人类大脑的运作方式分为本能层面、行为层面和反思层面,这也是诺曼提出的非常有建设意义的设计理论框架。这三个层面对应到产品的设计上面的话,本能层面对应的是产品的外观,行为层面对应的是产品的易用性,反思层面则与用户自身的形象有关,与品牌密不可分。

人在感官上的直接感受都是本能层面的问题,这种心理感受的产生依赖于我们的生活经验。这种经验一大部分来自于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史上沉淀下来的DNA,一小部分则是从出生开始我们一点点的积累。比如我们对一片红色的感受与联想,比如我们站在[……]

>> read more

从Google新logo看设计趋势

Google启用的全新logo,主要的变化是采用非衬线字体(sans-serif)替换了原来的衬线字体(serif),这代表着非衬线字体的又一次胜利。
 非衬线01
扁平化的设计趋势背后的奥义是去掉那些多余的修饰,更加直接有效的传递信息。这样的设计风格之所以得到一致推崇和大范围的模仿,根本原因是我们所处的这个信息过载的时代,我们需要利用碎片时间做事情,迅速的获取信息,而难以做到长时间或者说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凝视与品味。这就不需要那些渐变色、阴影、外发光效果来修饰我们的设计元素,不需要单个字体去过多的表达自己的性格与风格,用户要的并非是一个顾影自怜、搔首弄姿的字体或效果,而是这些文字或图形背后想要表达的信息。就这样,简单,简单,再简单,成了没有人会质疑的设计价值观。
02174022-82C8-4FFF-B2EB-22CC14611443
在图标的设计上,我们尽可能的使用规则的几何形组合成图标,这样做的目的除了为了保持造型上的统一,同时也是为了去掉多余的信息干扰,毕竟几何形是人们接受起来最容易的图形。
非衬线03
我们看一下按钮的设计。利用高光、阴影、反光等效果反复刻画一个炫酷的水晶按钮对于五年前的UI设计师来讲是个必修课,而现在的UI设计师不再需要做这样的工作,看上去工作量是小了,简单了,但实际上是更难了。因为界面上能用的元素变少了,想要让界面变得优雅耐看,需要设计师更深的设计功底来控制色彩、比例、留白带来的视觉愉悦感。
非衬线04

[……]

>> read more

支付宝 9.0的品牌变化与社交拷贝

变化的危险

工具类产品在成功的积累了大量用户之后,总会试图附加一些新的扩展。支付宝积累了大量的用户与流量,却没有使这些流量产生更多的商业价值,所以这个支付工具想做更多。想做更多没有问题,但如果把9.0作为“去工具化”的一个版本,这个目标恐怕难以实现。用户眼中的一个不错的支付“工具”,突然有一天你说你不是一个工具了,而是一个“基于支付场景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我不认为用户会买账。一个好的支付工具,这是支付宝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品牌。现在一股脑把商家、社交、金融、信用等也倒进锅里来炖,这给品牌认知带来危险的影响力。所以在这样大变动的一个版本上,支付宝换了启动图标,换了蓝色的形象,这是在提示用户:快看,我变了。

当然,对于互联网来讲,折腾意味着生命。哪怕这种折腾是危险的。支付宝往前迈了一大步,现在就要看迈完这一步后能不能站稳了。作为支付宝最早的一批用户,还是希望它能越变越好,哪怕是成长为你们所希望的“超级App”。

社交就是聊天吗

喜剧电影很卖座很有市场,但为什么真正好喜剧却是少之又少?之前有张艺谋的《三枪》,现在有陈凯歌的《道士下山》。放不下身段儿,端着架子拍不好喜剧。导演的包袱太多,抖再多包袱也没用。

做产品也要放下身段儿,从用户那里找新东西,而不是把新东西硬塞给用户。道理是简单的,但大公司里的工作方式是复杂的,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之后,再在复杂里找简单,这[……]

>> read more

柴林十年

经常被人问工作几年了,好像毕业参加工作这件事情是一个多大的转折点,从那个事件开始,有了一个新的类似国号的纪年方式,好比庆历四年,永和九年等等,那么这样的话2015年就是我的柴林十年。庸俗一点的说法就是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里的国王,不管能不能自己主宰自己,你都是自己的国王。自己的王国的格局与生态如何,就全靠自己有心或无心的经营。

管住自己很难,由着自己也很难。光是平衡外部的各种方向的力就是一件难事,更何况还要确保自己内在使出的力能够确保方向正确,不然就会陷入满拧的状态。满拧、拧巴、纠结。大家都经常说“纠结”,其实并不仅仅是你难以下决断,而是无法平衡叠加在你身上的各种方向的力。

人对自己的不满意和对别人对环境的不满意其实非常类似,区别是后者可以简单的说出来,这种对环境的不满意说出来就变成抱怨、牢骚、吐槽等等,这样的话其实挺有市场,看看脉脉上的匿名吐槽你就知道。而人对自己的不满就不是那么容易讲出来,一方面是很多人意识不到自己对自己的不满或者把对自己的不满转化成了对别人的不满,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不满意如果说出来就变成了自怨自艾,变成了男人的大姨妈,变成了负能量,这种东西没有市场,也就非常不容易找到听众。

做个屌丝并且作为一个屌丝去嘲笑别的屌丝是个轻松的过程,同时还可以得到一个屌丝应有的快乐。但这非常无趣。屌丝文化的泛滥集中体现在各大公司的年会和互联网公司的电视广告上,Com[……]

>> read more

《冰与火之歌》最悲催人物盘点

《冰与火之歌》(下面我恐怕要把小说和剧集混为一谈了)是一部带有魔幻色彩的现实主义作品,这种现实的基调让剧中人物身上的英雄光环若隐若现。随着一个个主角模样的人物死去,我们逐渐适应了这个没有英雄的可悲世界,因为现实本就如此。现实中总是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失败者,先不需要上纲上线的谈论成功与失败的哲学吧,下面我罗列的这几位想必无论如何都可以角逐艾美奖最悲催人生奖了。

 

1

TOP 1 龙石岛的史坦尼斯

史坦尼斯是个彻头彻尾的Loser,尽管他这个人枯燥、乏味、古板并且一根筋,但却是冰火世界中少数有正义感的角色(虽然在最后时刻烧死了自己的女儿)。黑水湾一战其实就差一点了。要不是爱德穆在北境自作聪明的设埋伏阻拦,泰温兰尼斯特也许会按照少狼主罗柏的计策继续追击北上,从而也就见不到带着黑水湾战役消息的信史,也就不会南下与玫瑰会师包抄在野火中挣扎的史坦尼斯。

作为一个彻底的失败者,他烧死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试图换取一个温暖的适合作战的天气,他用黑魔法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试图换取南部诸侯的效忠。但最后他什么都没有得到,从君临到龙石岛,从龙石岛到黑城堡再到临冬城下绝望的战场,最后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2

TOP 2
被流放的爵士 乔拉·莫尔蒙

来自熊岛的乔拉爵士有着悲剧的一生,他不是没有才能,也不是没有没有好的出身,就是倒霉催的摊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这个女人毁了他的一[……]

>> read more